車子離開宜蘭市區,沿著蘭陽溪畔緩緩開上北部橫貫公路,逆著18世紀泰雅族祖先的遷徙軌跡,從蘭陽平原一路爬升 … 此行的目的地,是中橫公路 -「梨山」,那是當年泰雅族祖先漫漫長路的中途站,也是百餘年後,台灣最早的水蜜桃產地。

狹長的台灣島上,中央山脈相當程度地限縮了居住與農耕的空間,卻也帶來了得天獨厚的氣候樣貌,短短3小時的車程,我們得以從亞熱帶氣候,爬升至涼爽的溫帶氣候 …

隨著當時開山闢路的數萬榮民一起定居山林的,是原產於更北方一些的溫帶果樹,雪梨、李子、 蘋果、水蜜桃,就這樣與鳳梨、荔枝、椰子與芒果,一起在這片土地上開花、結果。

當時篳路藍縷徒步上山的他們,或許從未想過 … 一株一株的果樹幼苗,竟能結出如此動人的果實,甜了兩三個世代台灣人的心。

產地獨享,帶著溫柔酸感的水蜜桃!

說起水蜜桃,饕客們挑選時總不忘問問:「 夠不夠甜?」

台灣農友也真的厲害,克服地形、氣候、蟲害等等挑戰,讓蜜桃成為最具代表性的高山水果!

「 不夠甜大家不買啊!」帶我們深入果園參觀的陳大哥說著。

但也因為這樣,一直以來,我自己對水蜜桃並沒有迷戀 …
濃郁又強烈的甜感,實在讓人招架不住。

「 … 來!吃吃看!」

接過陳大哥手中的「大久保」水蜜桃,用一旁的山泉水輕輕地沖洗乾淨,一口咬下,與甜味同時出現的,是一絲酸感!

「喔!這個好吃!」我拉高音調地讚賞 …

尤其是越接近果核處,那微妙的甜酸平衡更是令人著迷。
一轉眼,手中的蜜桃僅剩下果核。或許,這是走進產地才能享受到的風味!

「這個不能賣啦!但我們也喜歡吃這種的!」陳大哥笑著說。

夏季,是蜜桃的季節

每年五月到八月,是台灣水蜜桃盛產的季節,
隨著海拔高度,也隨著品種,各具特色的蜜桃陸續上市 ….

在梨山,首先登場的是七月中旬的「大紅桃」,來自日本,原名是「大久保」,正是方才讓我驚豔的美味!

接著在七月下旬,「中津白桃」跟著登場,
時序進入更炎熱一些的八月,此時是梨山水蜜桃最主要的產季 …
產量最高的「上海蜜」登場!

「 今年套了3,000萬袋!」陳大哥說出了一個驚人的數字,

水蜜桃相當嬌貴,大雨、蟲害,都會讓桃果受損,因此農友們必須細心地為果實套上保護袋,三千萬袋,也意味著今年梨山結了三千萬棵水蜜桃。

而在上海蜜之後,產季的尾聲,「瀨戶內」與「山根」壓軸上場,為甜滋滋的一年,畫上尾聲。

想留住水蜜桃的好滋味,陳大哥的秘訣是在水蜜桃七成熟的時候採摘,快速地分級、包裝、出貨,物流送到饕客手上時,熟度恰恰好!!

「如果喜歡更軟一點,是放在室溫嗎?」我們好奇地詢問,

「現在台灣夏天太熱了啦!冷藏比較好!」
「冷藏還是會慢慢變熟啊,不然放室溫一不注意就熟過頭了!」
「不過你放冰箱,要記得用紙包好喔!」

就像嫁女兒提點女婿般,陳大哥語氣中帶著一絲擔心。

在甜蜜的背後 … 

一路聊著水蜜桃,我們跟著陳大哥的腳步穿越了林地,視野變得開闊許多。
眼前,是中央山脈唯一一座東西向的「閂山」。而身旁,是整片的高麗菜田 …

「 其實山上這幾年 … 不太愛種這個了 … 」
「 這個對水土不太好 …  」陳大哥語重心長地說著。

其實這次上山前,我們的心裡有些猶豫 …
一直以來,山林地的保育與經濟開發一直是難解的課題,
而梨山,恰恰面臨著嚴重的環境課題。

梨山的高麗菜種植,源自果園上方的“福壽山農場” …
農場的開墾早中橫公路一些,所種植的蔬果,曾是供應中橫建設團隊的來源之一,由於水質良好、日夜溫差大,高麗菜又甜又脆,漸漸的成為梨山農產品的代表。

但隨著知名度打開、需求大增,過去農友鏟掉果樹改種高麗菜的不在少數,裸露的高麗菜地,卻也為山地的水土保持埋下隱憂。

慶幸,有許多跟陳大哥一樣的農友,因為對土地的愛,選擇了更友善的耕種方式, 「 有意識地生活」一直是我們所堅持的生活態度,下回當你看到來自梨山的農產品,不妨試著看看它的產銷履歷、農友資料,以實際的消費,支持這些默默努力著的農友們!

Leave a Reply